二O一O年的第一頓飯
《商業周刊》1155
執行長聊天室 王文靜
  你在哪裡開始2010年的第一頓飯?
  2010年的第一頓飯,顧名思義是元旦早餐,那天,有著暖和的冬陽,很多人可能賴床沒吃。我呢,則是被鄰居叫醒,到他們家用早餐。
  在金黃陽光下,我拾階來到這戶倚山而建的房子,落地窗外是無盡的山城綠意與已露雪色的李花。
  這頓早餐,真是悠哉,滿桌豐盛。在外商廣告公司任財務長多年的Grace下廚做了三種口味麵包,厚片起司吐司、桂圓口味……,一片片巴掌大,新鮮香醇,咬下去的鬆軟口感讓人有置身天堂的幸福(這讚美是出自一個不愛吃麵包的人);另一位獲邀的鄰居則攜來肯亞咖啡,桌邊現煮,濃郁佐餐。我這喝咖啡容易焦慮的人,都忍不住要續杯。
  長桌上,圍坐著一群住在山上的鄰居,大家共餐迎接一年的開始。我們好忙啊,忙著讚美陽光、讚美女主人、讚美麵包與咖啡;我們忙啊,忙著分享人生與彼此的專業、見聞;我們忙啊,忙著逗弄主人家彬彬有禮的小狗。
  無須應酬,只須慵懶。
  其實原班人馬,三天前的晚上就在我家吃?飯。那天下午,興匆匆殺到宜蘭大溪漁港買新鮮的現撈海鮮,論公斤的集體購買大明蝦、白帶魚……,大箱子搬運回來後,相約到我家大快朵頤。這樣的情誼很像早期眷村或農家生活,雞犬相聞,家裡的餐桌不時出現鄰家菜餚。
  我們在職場上也會相遇,但是因為依山共居的地緣,讓友誼多了坦然與誠懇,我稱這是「拖鞋之交」。彼此的社經地位相近,喜歡大自然的生活觀接近,友誼很自然的在卸下西裝,穿起拖鞋時逐漸建立。山居八年,這是我意想不到的收穫。
  這是在都市定居的人們罕有的交往,也很難想像。我曾經也是都市定居族一員,與住在同一幢公寓或大廈的人,擦身而過卻目不相望。「為人麼要打招呼?就為了吃一鍋紅燒肉?鄰居只是人海中,眾多陌生人之一。」
  我曾經習於如此冷漠,但這幾年,對於孔老夫子的老話:「益者三友,友直、友諒、友多聞」,有了體悟。尤其是「友多聞」一事,因為,一些朋友的智慧開拓了我的視野與見聞,有時,比讀書的收穫更深刻。我很喜歡用「悸動」形容閱讀到好書時的感覺,那是會讓我起雞皮疙瘩的喜悅,好開心,這幾年與朋友談話,不時會有這樣的「悸動」。一方面,這當然跟我的個性有關,我喜歡探索人、喜歡閱讀人。另一方面,則與我現在居住環境的次文化有關。
  2010年,你是如何開始,希望如何開始?不妨許一個願。
  祝福大家,結交一些開拓視野的「拖鞋之交」,或者成為別人的「友多聞」之友。
  或者,至少靜下心,好好整理自己的友人清單,看看這份名單的成分,有多少益友?或有多少逢迎、缺乏誠信、花言巧語的:「友便辟、友善柔、友便?」損友?這該是一輩子隨時都要整理的名單,共勉之。
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區議員

xtrwbrz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